白思豪和詹姆斯的社会救济改革并未让看不见的人群作为一个整体受到更多关注 。